“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”——记一个平凡的“地质人”

2021-09-22 15:57浏览数:25
分享到:

本网讯(宾芬、韦秀妮   报道)有这样一个人,在工作上精益求精,甘于奉献;在生活上,乐于助人,与人为善,他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主人公——杨世文。多年来在岗位上兢兢业业,刻苦钻研,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贡献。

每当谈及工作时,杨世文总是声色俱茂地说个没完。虽不常有惊心动魄的经历,多是平淡细碎、繁琐重复的细节,但从他嘴里说出,便有滋有味起来。那些看似冰冷、机械、枯燥的工作,也显得格外地生动和有温度。

勤恳敬业的“老黄牛”

杨世文工作所在的融水队部大院面积近230亩,大院房屋、设备、设施多是上个世纪6、70年代建造,白墙黑瓦的老式建筑结构,历经风吹雨淋,漏水、跳闸、线路老化等现象时有发生。在此基础上做后勤保障服务工作,是不小的考验。然而杨师傅非但没有怨言,反而能以高度的自律和至臻的秉性要求自己,一定要把这工作做到最好。所以无论是饭点还是周末,都随时待命。

2016年夏,队部内一处水管漏水跑表,一连查了好几天都没找出来具体位置,眼看着渗漏造成的巨大浪费和经济损失越来越大,大家心里很是着急。情况反馈到杨世文那里,经验丰富的他立即决定带领班组人员对全基地的水管进行详细排查。然而,辛苦了一上午,依旧找不到漏水源头。水表的数值还在快速地变化,想到宝贵的水在哗哗地往外流,心急如焚的杨世文顾不上吃饭和休息,即使在酷暑时节的烈日之下,依旧继续坚持。直到夕阳西下,所有裸露在外的水管都排查完毕,排除了是地上的水管出现泄露的可能,那八成就是在地下。

虽然地底下看不见、摸不着,但是这并难不倒经验丰富的杨世文,他说:“眼睛看不到,我们可以试着用耳朵去找。”白天周遭充斥着各种杂音,淹没了水流声,排查难度极大,于是杨世文决定等到凌晨夜深人静的时候,再“伺机而动”。

等到喧嚣了一天的城市终于万籁俱寂,带上工具和电筒,杨世文和同事屏住呼吸、竖起耳朵,在闷热的夏夜排查着地下是否有水流异动的声响。灯光引得蚊虫、飞蛾等直往跟前扑,纠缠得使人焦躁。所幸两人虽汗流浃背,但丝毫没有懈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凌晨一点多,在他们巡到化验室的时候,细心的杨世文终于听到地下水管发出的“嘶嘶”漏水声......

2020年6月,为迎接第20批中央博士团及地矿局党组来我队进行考察及支部共建,我队决定对闲置已久的大礼堂进行布置,将礼堂布置为我队的队史馆。作为队史馆,最重要的就是灯光线路的布置。灯光线路安装好了,才能使展览室光线明亮,正常参展。可是大礼堂已闲置多年,没有任何灯光线路,一切得重头开始,而时间仅仅有三天。时间紧,任务重,接到这项任务,同班组的同事都觉得不可能完成,因为当时班组只有三个人。杨师傅却说:没问题,保证完成任务。说干就干,杨师傅当即带领班组同事干起来了。下班了,同事们都回去休息了,但是杨师傅依然坚持在电路安装的工作上。连续三个晚上,都加班到凌晨一两点,早上七点多又看到他忙碌的身影,我们年轻人都未必顶得住,杨师傅已五十多岁了。终于,在第四天早上,如期完成了大礼堂的全部灯光线路安装。

与他共事多年的陈桂成称赞他道:“他虚心、敬业,工作上遇到问题,就一定想尽各种办法解决,绝不拖泥带水、留到第二天去解决。”

但在杨世文看来,这似乎只是稀松平常的“基本操作”,算不得什么:“就是想着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,不想被别人说这么差的做工是出自我的手。”质朴的话语不华丽,却很实在。这也成了他职业生涯中始终践行的准则。

千里始足下,高山起微尘。看似平凡的背后,是杨师傅日复一日的恪尽职守。凭借着对工作始终如一、决不懈怠的“老黄牛”脾气,杨世文顽强而扎实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地作着贡献。没有豪言壮语,没有丰功伟绩,杨世文总是用实际行动作表率,发挥着“螺丝钉”、“老黄牛”的精神,时代和历史证明,这种优良品质永远不会过时褪色,反而常思常新。“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”,做“一百年”,就是一种了不起。

抗疫前线的“平凡人”

谈起杨世文,他的领导也毫不吝啬地夸赞:“他专业,细心,常常牺牲自己的业余时间来完成工作上的紧急任务,始终把圆满完成工作作为奋斗目标。”除了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地对待本职工作,关键时刻,杨世文也展现出一名地质队员的担当作为。

2020年初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华夏大地。随着新闻地图上不断攀升的病例,被标红的区域逐渐增多,面对高度传染,没有特效药物治疗的新冠肺炎病毒,疫情的凶猛,无差别攻击,生命的脆弱和死亡的残酷,当一切迫近,未知的恐惧笼罩上每个人。面对突发的疫情,国家层面迅速做出决策部署,为抑制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,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,二七〇地质队及时响应号召,严格按要求进行全面联防联控工作,“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”,当时正值春节, 外地的职工都全部放假回家了,又都限制出行,防疫的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到在融水居住的职工身上,杨师傅也是其中一员,他与其他同志一道,义无反顾地冲在了防疫一线,立刻投入到入户排查,测量体温,记录数据等防疫工作中。

杨世文事后坦言:“说不害怕那是假的,但是国家有需要、单位有需要,我一定马上到位。召之即来,来则能战。”

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战争中,像杨世文这样的“平凡人”还有很多,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,没有高超的医术,但凭借着一颗听从指挥的拳拳之心,敢于担当,冲锋在前,用微小的身躯,构筑起坚强有力的防线,为疫情防控做出了极大贡献。

坚守本心的“地质人”

“老黄牛”、“平凡人”杨世文地质生涯的开始,始于1984年12月。彼时不到20岁的他跟寻父亲来到了广西有色地质勘查局二七〇队,负责测量、钻探等工作,并参与了广西平果铝土矿勘探项目。后因项目成果突出,二七〇地质队被中国有色总公司授予“功勋地质队”的荣誉。这份荣耀如同一粒种子深埋进了杨世文的心中,生出地质人勤恳的根,发出地质人钻研的芽,成为他人生路上的引路枝。

1986年,为更好地适应当时的发展形势,二七〇地质队先后成立了汽车修理厂、塑料粒子厂、宝石加工厂等多个二层机构。此时意气风发的杨世文,成了单位“开疆拓土”的排头兵,被调入了二七〇队汽车修理厂工作。

汽车维修保养本就是个“苦差”,更别说杨世文维修的还是常年在泥地、山林上跑的地质队野外用车。工作时,他经常要整身钻入车底,车子稍有颤动,车底的尘土便会“唰唰”地抖落下来,黏到头上、脸上甚至嘴上,往往车修好了,人却变成灰头土脸的“泥人”。然而这种别人不愿做的“脏活累活”,杨世文非但不怕,反而用上干地质工作的钻劲儿,特意拜师学艺,专研技术。在师傅的引导下,他很快便掌握了工作要领,成为了修理厂的骨干技术人员,坐稳了班长的位置。勤勤恳恳,一干就是十年。

20世纪初期,国内迎来大变革,大调整,大发展时期,因机构改革和结构调整,二七〇地质队大幅缩减人员。杨世文因无岗安置,只得在时代洪流的夹缝中谋生存,在外漂泊打拼,干起汽车维修、房屋装修、物业水电维修等工作。

虽时运不济,但杨世文并没有因此心生怨念、消沉堕落,反而始终保持着地质人埋头苦干、钻研品质的初心。他一直自我鞭策,专注事业,不受环境改变的干扰;干一行,专一行,不断地锤炼自身的技能。时间在他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,却也赋予了他老练专业的工作经验和遇事不惊,张弛有度的处事能力。

所以当二七〇地质队重新恢复了基础性、公益性地质调查和矿产勘查技术工作,杨世文响应队里的号召,回到了这个大家庭时,他不仅没有落后拖后腿,反而能凭借着专业的实力扛起房屋维修、水电保障等后勤服务工作,还完成得非常出色,成为了维修班班长。

从业36年来,杨世文先后在测绘、钻探、车队维修、房屋维修等多个岗位工作过,无论工作环境是否脏、累、差,他都能坚守在岗位上,不仅毫无怨言,反而总是下最细的功夫,挑最重的担子,啃最硬的骨头。沧海横流,世事浮沉,依旧初心不改,不忘心中“地质人”的坚守。

人常慕巍峨的高山,却往往只是依附于上的地衣,渺小、平凡。然而,无论是贝加尔湖的湖床还是喜马拉雅山脉,无论是赤道雨林还是极地冰原,最常见的地衣却总能千姿百态地展示着独属于它的顽强和特色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‘爱岗敬业、争创一流、艰苦奋斗、勇于创新,淡泊名利、甘于奉献’的劳模精神,是伟大时代精神的生动体现。”许多人乍一听,便觉得楷模如同一座难以攀越的高山、一道难以直视的灼光。然而杨世文用36年的时间告诉我们,只在平凡的岗位,做好一件事,做到极致,不自觉间就会有所成就。他以纯朴的风格和坚毅的脚步,走出了自己的节奏与特色。就像生而渺小的地衣,在高山、峡谷,河溪,峭壁上,本分生长,也能为大地献出自己的翠绿。站在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,时代发展需要更多这样情在坚守、业在锤炼、德在奉献的“地质人”。(编辑:阮慧敏;审核:陈柏华)